半职爸爸:篱笆上的玫瑰

2020-06-20 624浏览 25评论 11赞

作为曾经一方面拿奖学金读书,一方面险些因为反抗某种校政而要被开除的学生,我永远不会忘记,那些曾经在我听不见的地方为我说过话的老师,不会忘记世上就有这个「一刻」,因为各种原因,可以把我开除而最终没有把我开除的人,选择了没有运用他的权力。我可能永远无法知道曾为我执言的老师是谁,最后决定还是不要把我开除的那个一念是怎样出现的。可是,一定有人为了这个决定,说了一些话,一定有人在考量过一些事情后决定「议而不决」。我不是相信,而是知道。很多事情,没有无缘无故的平息,只有一念之差的改变。

极为敏感换来极度痛苦

从那刻开始,我知道世界上除了坏人之外,也有好人。也是从那刻开始,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永远记住那个时候的自己。儘管年轻的行为,犹如未熟成的红酒,辛辣苦涩,热情有余,沉潜不足,可能因为自己「任性的正义」,导致学校的经营者损失以亿计的金钱,但是,若不记住那个自己,其实会对不起整间学校给我的教育。一个人要蕴藉深藏,学会包容,但是也要在最恶劣的时候,捍卫自己相信的价值。我害怕,自己终有一天会长大,长大到一个程度,觉得一亿比一个学生重要。

我不断告诉自己,不要长大,不要长大,慢慢,满头白髮,仍然无知,仍然幼稚,仍然陪女儿看《公主传奇》,仍然陪儿子看《幪面超人》。我从昭和活到平成,再活到现在,始终难以长大。总有许多时候,表面温柔敦厚,内心暴跳如雷,表面暴跳如雷,内心悲痛欲绝。别人只是指指点点的事,我愤怒得髮指眦裂;别人只是一声叹息,我哭得无法收拾。

永远无知,应该不痛苦,结果是永远痛苦。无知,是因为对一些事情极为敏感,对另一些事情极为不敏感,永远只看道理,不看利害,于是,不谋其利,不计其功,却给现实冲击得七零八落,一塌糊涂。

首先遇害的是最敏感的玫瑰

法国葡萄园的篱笆上永远种着玫瑰。为什幺呢?不是因为玫瑰特别漂亮,而是因为玫瑰特别脆弱和敏感。葡萄会感染的疾病,玫瑰会比葡萄更快感染。这样管理葡萄园的人就会及早知道,知道防治。换句话说,那些脆弱而敏感的玫瑰,其实是葡萄园的守护者。

当看不见的灭种大祸即将降临,敏感而且纯洁的玫瑰,会首先意识到大祸临头,亦会首先遭到残害。真正爱护葡萄园的人,只能为玫瑰的殉难感到哀伤,感激玫瑰的牺牲。假如这时维护葡萄园的人,不去思考玫瑰为何凋落,不去找寻病源,却要怪罪玫瑰,甚至要把剩下的玫瑰消灭,那幺,整个葡萄园,不用多久,必陷劫难。葡萄园的收成期永不复见。

玫瑰带刺,易病,难打理,多愁善感。可是,正因为玫瑰对祸害的极端敏感,我们才能从她们身上看到我们本来看不见的可怕真相。

今天香港,篱笆上还有许多玫瑰。文:张帝庄

作者简介:资深新闻工作者,曾採访多个「第三世界」国家,却认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。既是悠闲的写字人,又是忙碌的爸爸。

[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64期]

RELATED
    读乐乐:万圣节,读吓吓叫的绘本升学攻略:幼稚园及小学篇五个小孩的校长:给孩子一个机会自在讲妈:保护活恐龙小学鸡妈妈:「Siri,嫁给我好吗?」半个瑞典人:来瑞典上学好轻鬆客座随笔:送给丈夫的礼物:让儿子肯定爸爸的角色多元导航:这一代小朋友真的很难教?
上一篇: 下一篇: